首页 >  魔幻鬼怪

穿成男配的恶毒***全集完整版txt免费(晏枝穆亭渊小说)

晏枝穆亭渊 小宇文学 2020-09-13 18:36:39
  • 穿成男配的恶毒***合集版免费阅读-穿成男配的恶毒***(晏枝穆亭渊)

    晏枝穆亭渊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宇文学穿成男配的恶毒***在线阅读全集分享全章节专栏

    点击在线阅读>>

小宇推荐一部2020火爆小说穿成男配的恶毒***,这部小说的主题正是晏枝穆亭渊,全文思路清晰,情节动人,小说描述了晏枝穆亭渊之间的缠绵故事:晏枝穿了,穿成了一本书中臭名昭著的女配。嫁到穆家后先后克死丈夫和婆婆,偌大的家里,流言四起,人人畏她,称她是蛇蝎心肠的毒妇,一堆觊觎...

晏枝穆亭渊小说穿成男配的恶毒***全文免费阅读:

穆老太太大丧,作为嫡长媳的晏枝理应替她已死的丈夫走完丧葬祭的全部流程,但她刚经历梃击一事,脑袋疼得厉害,实在不想遭受这些繁文缛节的折腾,心想干脆交给穆府的管家去办,也算契合原本的人设。
正想着具体要怎么做,帘外忽然传来莲心战战兢兢的声音:“大夫人,秦总管来了,可要见他?”
脑子里自然地浮现出有关他的信息,晏枝脸色一沉。
总管姓秦,名兆丰,四十余岁,常年都是一身青布长衫,打点得一丝不苟,办事妥帖稳重,什么都好,就是跟晏枝不对盘。每回说话时,都是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三位一体,大有一种看晏枝一眼便能污了自己眼睛的架势。平日两人在院里撞上,秦总管能避则避,避不开就站得五步远,头也不抬地问候一句。
礼貌做足,让那晏枝一直以为他对自己尊敬有加,其实压根就没把她放在眼里。
想到这儿,晏枝在心里冷哼一声,她本来就打算找他,现在送上门正好免了宣他的麻烦,便对莲心说:“替我披一件衣裳,等下便隔着帘子说话吧。”
见大夫人没有因被吵醒而发怒,莲心压着劫后余生的喜悦“哎”了一声,寻了件滚了一圈狐狸毛领的袄子替晏枝披上。
扶大夫人坐起来时,莲心瞧见晏枝脸色苍白,头顶一大块涂了药绑了布条,伤口上的血渗透了布条,氲出一小团血迹,再回想起之前梃击一事……那手持木棍的悍匪当真是穷凶极恶,十分恐怖。这事闹得这么大,到现在也没个结果,穆家没有声音就算了,怎么将军府那边也没个消息?想到随大夫人嫁过来时的那些谣言,莲心不由心想,难不成大将军真的不再疼宠大夫人了吗?不一会儿,帘子外传来男人的声音:“大夫人,老夫人大丧,秦某想来询问大夫人要如何处理?”等了片刻,帘子里没人回应,秦兆丰讥讽一哂,他不过是照规矩来问一句,从没指望大夫人真能有什么高见。
“老夫人暴病而死,本夫人着实难过,但方才受了重伤与惊吓,大夫说一个月不得见风,老夫人的事就按礼法规矩交由秦总管代我去办吧。”晏枝淡淡地说。
秦兆丰没想到得了这番于法于礼皆是合宜的话,不由猛得抬头,想看清帘子后的人到底是谁,晏枝向来肤浅暴戾,又碰上梃击这么大的事情,以她的脾气早该闹翻了天,怎么会这么冷静,难不成被吓得转了性子?
要真是的话,这怕死的性格还真是窝囊透顶。秦兆丰在心里讽刺一笑,才低声回话:“秦某知道了,大夫人好好养病,我这就去办。”
他转身要走,忽然听晏枝唤了他一声:“秦总管。”
秦兆丰心里一跳,蹙眉问道:“大夫人还有什么事?”
“今日那悍匪怎么处置的?”晏枝问。
秦兆丰对晏枝会问到这个问题早有准备,他很快回到:“涉事人已被扭送去了官府。”
“官府可有给回应?”
秦兆丰语气四平八稳地说:“醉汉借酒闹事。”
“醉汉借酒闹事?!”晏枝听了这话只觉好笑,但稍微动弹脑袋上的伤口就隐隐作痛,糊弄人也不带这样侮辱人智商的,她压下胸腔内的愤意,反问道,“那副杀人的架势不是喝醉人能有的,他眼神分明清明得很,是哪位贤明高官判的案子,不出半日就得了结论?”她顿了顿,补上一句贴合晏枝性格的话,“我要让爹爹好好‘嘉奖’一番!秦总管,你脑子是被驴踢了吗?这种话都信?”秦兆丰脸色一变,没料到晏枝会这么说,以晏枝的性格该在震怒后咆哮着要他赶紧杀了那个梃击的醉汉。
过了片刻,秦兆丰说:“大夫人教训的是,确实荒唐,我会督促官府彻查此事。”
这只老狐狸!她冷笑一声,说:“行,查,给我彻查,秦总管别让我对你失望,别让本夫人觉得养你在府里不如养一头会下蛋的鸡。”
秦兆丰脸色变了又变,不由泄了一点脾气,冷声说:“大夫人安心休息,秦某这就派人去督促官府。”
待秦兆丰走后,晏枝冷声吩咐道:“莲心。”
莲心忙应上一声,晏枝说:“去把成双院的三才给我叫过来。”
“是。”晏枝警告地提点了一句:“悄悄地带来,别叫其他人知道。”
莲心哆嗦了一下,答应晏枝的声音却是稳的。
莲心这丫头是晏枝亲自从牙婆手里买下的,刚买回来时瘦小病弱,说不清楚年龄,话少,人也显得木讷,买她回来算是晏枝难得的大发慈悲。带回来养了三年,眉眼长开了,有些小秀丽,却不扎眼,性格还是胆小,办事却很牢靠。
一刻钟后,莲心的声音在帷帐外响起:“大夫人,人带来了。”
“进。”“问候大夫人。”跟在莲心身后进来的是个二十余岁的青年,他古铜皮肤,身材瘦削结实,一只鹰钩鼻,模样冷厉俊俏,与一般下人不同,带着行伍的干练与肃杀。
晏枝说:“三才,帮本夫人办件事情。”
“夫人请说。”
“今日梃击一事你应该知道,把那悍匪捆好了带过来,本夫人有话要问。”她冲莲心招手,将一个沉甸甸的绣囊递了过去,说,“人如何带来,本夫人不管,要活着的,要快。”
“是。”三才收了绣囊,利落地转身去了。
晏枝这才放心地躺下,三才曾是他爹麾下的一名士官,在战场时伤了腿骨,成了跛足,一到阴雨天气就疼痛难当,便被派到晏枝身边替晏枝做事,这些年来,许是过于愚忠晏大将军,对晏枝要他做的事情从不辨善恶好坏一概揽之。
梃击一事,晏枝想得很深。
穆府虽日渐败落,眼下仍是豪门大族,不可能缺了侍卫,怎么可能让那个悍匪提着木棍旁若无人地闯进来?
除非有府内的人接应……所以,那悍匪不过是一枚棋子,想要她命的另有其人。
在原作中,晏枝因梃击吃了不小的苦头,额头上落了块疤,穷尽灵丹妙药也没能消掉,这让她耻于见人,性格变得更加阴鸷残暴。
她暴怒之下杀了梃击的恶人,却让筹划了梃击一事的人逍遥快活。
她拿起铜镜,照着镜子里的面容,额角的伤口在第一时间就被她吩咐下去谨慎处理,她不会再让这道疤痕留在脸上,也不会让想害她的人快活自在!
秦兆丰回小院歇息时已是深更半夜,推门***时看到发妻满面愁容地看着自己,顿时心里如坠泰山。他叹了口气,把门掩上,拉了发妻的手,说:“都说了让庆平和穆安莫要冲动,眼下这事发展到现在只得走一步看一步,这晏枝不知道怎么回事,脑子突然变得灵光了。”
妇人眼眶通红,说:“我哪儿晓得庆平真有这胆子,他今日哭着来求我的时候我险些惊得昏死过去,眼前黑得没边了,这孩子平日稳重,怎么藏着这样的心思呀!竟是敢雇凶杀人——”
两人口中的庆平正是妇人的胞弟,也是秦兆丰的小舅子,另一个穆安则是前段日子得了穆府姓氏的家生子,两人这事筹谋了许久,秦兆丰原本不知道,直到今日事发,才从发妻口中得知。妇人说着说着便哭了起来,秦兆丰将她揽在怀里,安慰道:“幸亏他们留了一个心眼,买的悍匪是死徒,待我明日去官府找他通个信,保证善待他的家人。”顿了顿,秦兆丰觉着自己这解决法子狠毒又残忍,在心里将自己的小舅子和那撺掇惹事的家生子一块儿骂了一顿,才艰涩地说,“让那悍匪找个机会,寻死吧。到时候死无对证,也就牵连不到庆平头上了。”
妇人一怔,哭得更是厉害,心里头愧疚难当,可在一个陌生死徒和亲弟弟之间,她只能选择保全弟弟,在婆娑泪眼中点了点头。
三才办事牢靠,第二天清早就把人带来了。
那悍匪被五花大绑地捆着跪在地上,绳结手法精湛可以看出是军中常用的,十分牢靠。
晏枝便也不惧怕他会突然暴起伤人,站在悍匪面前,垂眸看他。
悍匪等了半天也等不到一句话,脑海里转着雇他那几人对晏枝的形容,只担心晏枝正琢磨着什么阴狠招数要处置他,心下一狠,先开口道:“昨日是我醉酒唐突了夫人,夫人要杀要剐就尽管来。”“你多大了?”晏枝忽然问道。
悍匪一怔,没想到会突然被问到这个问题,讷然抬头看向晏枝,昨日印象里花枝招展像是只花孔雀的艳丽女人今日一脸素颜,雪白毛领中露出一张巴掌大的纤细脸颊,一双眼睛乌黑透光,正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如同青稚少女,万般无害。
此刻,她头上裹着厚厚的布条,脸色现出失血过多的苍白和虚弱,这一切始作俑者不是别人,正是自己。
他心里一跳,心中生出些许愧疚,转念一想,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他本就干的是蒙昧了良心的恶事,死后自然该下地狱,不该生出这些多余的愧疚,便咬了牙,铁石心肠地回到:“小人二十有七。”“二十有七……父母已入老年,孩童尚未长大***,正是满心牵挂的年龄,”晏枝叹了口气,万分不解地问,“这样的年龄怎么会去当一个死徒呢?哪怕用命换来了千金,当父母病重,稚童孤苦的时候你要他们花钱雇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照顾自己吗?若你泉下有知,父母孩子的性命都交托给了陌生人,你放得下心吗?”
她摇了摇头,又说:“更何况,孤儿寡独忽然得了一大笔钱财,你又怎么知道他们不会遭人惦记,若是再遇上恶徒袭家吞财,钱没了,你命也没了,那你岂不是枉死?真是糊涂。”
晏枝声声扣在悍匪心上,她所说的这番话悍匪内心早有准备,但此刻被摆在台面上撕开了说,字字撞在心头,让他苦不堪言。
晏枝叹了口气,说:“我知道,不是所有人天生都愿意当死徒,你也是走投无路。但是——
“人活着,才有希望。”晏枝居高临下地望着他的双眼,瞳孔澄澈,面含微笑,明明是以高位者的姿态缺丝毫没有瞧不起人的态度。
死徒怔怔地看着她,眼前的女人清瘦孱弱,才刚刚经历那样骇人的噩祸,眉眼间却带着一股让人难以逼视的傲气,好似天地间所有的磨难都在这一刻变得不值一提。
他看见那双朱玉似的双唇轻轻开合,他听见珠坠玉盘的声响回荡在耳畔。
晏枝说:“不要成为他人的刀子,要自己握住刀子才能生活下去,你的命,没这么不值钱。”
晏枝说完便不再言语,留给悍匪时间让他自己思考,她也不知道能不能从悍匪口中知道到底是谁雇他杀了自己,干这行的,图的便是一个“狠”字。她催着三才把人带来就是要抢先一步,动摇他的狠,好在还来得及,他未能得到雇主推他最后一把的允诺,他还惦记着家里的亲人。
过了片刻,悍匪忽然重重地向晏枝磕了一个头,哑声说:“夫人大量,是我愚昧了。雇我打你的是府上的两个下人。”
“哪两个下人?”并不意外的答案,晏枝继续追问。
“我不知道他们究竟叫什么名字,但我听他们其中一人称对方是——
“平哥儿。”秦兆丰不等通报抢进院子时正好听到这一句,顿时面如死灰。

穿成男配的恶毒***全文阅读

秦总管内心慌乱,以至于脚下不稳,被门槛绊了一跤,险些以头抢地,在这个节骨眼里撞进来,活像是来请罪的。
晏枝心里已有了计较,摆手让三才把死徒带下去。
她接过莲心替她新换过来的汤婆子握在手里,面色平常地说:“秦总管来得正巧,府里下人你比我熟悉,我正想找你问个人。”
秦兆丰心里突突直跳,知道这事躲不过去,便一咬牙跪了下来:“夫人恕罪,小人罪该万死。”
“何出此言?”听他连自称都变了,晏枝心里更有了些数,故作意外地问。
“夫人要询问的平哥儿正是小人的小舅子方庆平,”他低垂着头,闷声说,“小人也是方才得知他竟然犯下了这等谋杀主子的大事,实在是大逆不道!”
晏枝沉默,她本猜测雇凶梃击的人跟秦兆丰有关系,才会让秦兆丰紧赶着送去官府,但没想到关系居然这么亲密,秦兆丰是个聪明人,分寸把握一向得当,虽看不惯她却从来不会当面忤逆,完全把“虚与委蛇”这个词表现到了极致,居然有个这么蠢笨的小舅子。
但眼下两人关系亲近是好事,秦兆丰虽急于撇清两人的关系,但能不能撇清却是她说了算的。
晏枝稍板了脸,把怒气值涨满,一拍桌子,喝道:“混账东西!”
秦兆丰头垂得更低。
“穆府居然有如此大逆不道的奴才!还是你秦大总管的小舅子!”
“是小人之过,”秦兆丰忙说,“夫人息怒。”
“本夫人性命险些丢了,如何息怒!”晏枝拿出悍妇骂街的架势,“秦总管,你要如何向本夫人交代!?”
“按照府中规矩,严重冲突主子者杖责八十,施刑后小人会亲自将平哥儿送去官府,再由官府定夺论罪,一定给夫人一个交代。”他顿了顿,又说,“待老夫人大丧之礼办完之后,小人自辞出府,分文不取。”
这是要牺牲所有保全性命了。
八十杖打下去,那个平哥儿不死也残,又被扭送官府,通告一下,信誉全毁,哪怕下半生还有命可活,也只能活成蝇营狗苟的模样,这一生便毁了;而秦总管已过四十,虽然脱了奴籍,但家中有个儿子还在顶好的书社学习,每月进奉给老师的束脩就非一般人家能够负担得起的,分文不取,一家三口日后如何过活是个大问题。
放在一般人眼里,这惩罚已足够严重,但在晏枝看来,还远远不够,因为再怎么折腾,也只是折腾在皮毛,她要的筋骨还尚未触碰到。
两个这样下等的奴才都能雇凶杀她,未免也太过可笑!
晏枝冷笑一声,反问:“这便足够了?”
似是料到晏枝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秦总管苦笑了一声,将双手摊开平放在地上:“小人这一生靠得便是会拨打算盘的这一双手,夫人受的苦与惊吓难以弥补,小人便将这双手砍下向夫人赔罪。”
晏枝挑了眉:“我要你这双手做什么?”
秦总管不言不语,心里突突直跳,真要他的性命不成?
晏枝忽然唤道:“三才。”
守在门口的三才踱进屋内,垂首应道:“三才在。”
“雇佣死徒一般多少银钱?”
“一般要百银,最便宜的也要八十银。”
秦总管猛地抬头。
晏枝疑惑地问:“那个平哥儿能有这么多钱雇凶?”
秦总管似是抓到了救命稻草,忙道:“夫人明察,定是有人在背后煽风点火。”
“去把方庆平带过来,我问他几句话,秦总管,你先起来吧,跪着碍眼。”晏枝淡淡地说。
“是。”秦总管站了起来,躬身退在一旁,他垂下的目光在悄悄打量晏枝,只觉着眼前的女人有些陌生,无论是气质还是脑子都跟之前的晏枝全然不同。
这是为什么?
晏枝瞧出了他的心思,冷哼一声,说:“我岂能让幕后主使逍遥,要是让我逮出来,非扒掉他一层皮,在城墙上挂他个三天三夜,让他知道我晏枝是谁,岂是这等货色能够欺凌的!”
秦总管骇得忙收回目光,之前晏枝撒泼骂人的时候他只觉得是只靠着权势耀武扬威的跳梁小丑,这回看晏枝发怒便觉得从心里生出一股寒意,再也不敢生出半点怠慢。
不到一炷香,一个年轻男人被推送进来,他被人捆住双手,一进门便被压得跪在晏枝面前。
他仰头看着晏枝,吼道:“一人做事一人当,是我干的!我姐夫完全不知情!”
是个真性情啊,可惜你姐夫早就把你卖了!
晏枝腹诽了一句,再看秦总管羞得面目通红。
“你这被人当刀使了的蠢货还挺骄傲,”晏枝用看稀奇货的眼神看他,“脑子没病吧?”
“你——你这草菅人命的悍妇!”方庆平脸胀得通红,张口骂道,“昨日没能杀了你,我——”
“庆平!!!”秦总管骇得脸色发白,上前捂住方庆平的嘴,“放肆!!”
三才不等秦总管出手,率先在方庆平脸上甩了一巴掌,方庆平怔住,鼻孔渗出血丝,反应过来后还要张口骂人,又得了三才两个巴掌。
几个巴掌打下去,彻底把他打懵了,他忽然扯着嗓子嚎哭起来,呜呜咽咽间想骂人却不敢,只在喉咙里发出几句委屈至极的声调。
晏枝任由他哼唧,过了一会儿等声音渐弱,才厉声反问:“你说我草菅人命,我什么时候杀过人?”
“大、大老爷和老、老夫人……”
“他们都是病死的,有大夫作证,与我何干?”
“府内那么多下人都被你……”
“他们不合我心意,我是主子,如何不能换掉了?被换掉的下人哪个死了,你说,说出一个名字我赔你一条性命。”
方庆平愣了,绞尽脑汁也想不到真有谁是被大夫人弄死的,但在印象里,那些被赶走的家仆都是奄奄一息的模样,也是眼前这位悍妇搞得穆府鸡犬不宁。
他自认没有做错,只不过是在替***道,梗着脖子不吭声。
晏枝说:“愣头青,一看就是平日里不爱读书的,光有一腔热血不知道往哪儿挥洒,你可曾想过如果昨日雇佣的那位死徒真的把我杀了,穆府会有什么下场?”
她漆黑的双眼紧盯着方庆平,带给他强烈的压迫感,他头一回迎视这位被府中下人暗地里称为“灾星”的大夫人,发现她也不过是个十五岁的少女。
方庆平垂下头,还是不说话。
晏枝见他轴得厉害,也不跟他兜圈子,冷冷地说:“我爹会让穆府上下通通给我陪葬!你说,给你钱财要你雇凶杀我的人——”她一字一顿地说,“存、的、是、什、么、心、思?!”
“怎么会?”方庆平终于找到可以反击的点,迫不及待地说,“真是这样的话,他也要死!你们不可能一点都不顾及穆府在朝中的地位——!你们这是在草菅人命!皇上不会坐视不管的!”
“他这样同你说的?”晏枝终于从他口中撬开了消息,继续说道,“可那是穆府,是顶着穆姓的人,哪怕我爹碍于穆府在朝中势力动不了穆府根基,却能轻而易举地杀了你们,不光是你,而是你的九族,父母儿女兄弟姐妹师生友人,你的姐姐、姐夫、侄子——无一幸免,全都要因你而死!”
方庆平冷汗淌了一身,颓丧地瘫坐在地上,晏枝给了秦总管一个眼神,秦总管半蹲在方庆平身边,劝道:“平哥儿,那个人是谁,为了你那明年便要科举的侄子,告诉大夫人吧!”
身子悚然一颤,方庆平像是被抽走了全身的力气,他再也顶受不住人命的压力,说出了那个名字。
碍着头上的伤,晏枝不敢出去吹风,又在房间里闲得发慌就缩在被窝里找了几个话本看,一边看一边抱怨作者就不能把这个架空时代写得有意思一点,翻来覆去都是那么几个“霸道将军爱上我”、“帝王微服私访记”和“书生女鬼阴阳恋”的老段子。
莲心进来换炭盆,瞧出晏枝无聊,问道:“夫人晚膳还是吃那些吗?要不要换点新花样?”
想到那些古代美食,晏枝心里一动,眼神里的光蹦跶了一下很快熄灭,她摇了摇头,说:“不了,还是那些,少油少盐,千万不要放酱油。”
“哎!都记得的!”莲心笑着应了一声,这段日子,大夫人平日话少了很多,也不爱发脾气了,每日都是懒洋洋的样子,倒让她轻松了不少,心情也跟着放松了不少。
晏枝躺了回去,拿起铜镜仔细检查额头上的伤口,那块不小的伤口已经结了痂,待痂剥落就能看出来是否会留疤,这几日她过得小心翼翼,生怕留下痕迹。
外头忽然传来几声少女清脆的呼声,晏枝听着心里痒痒,好奇地问:“外面怎么了?吵什么呢?”
“说是梅花开了,”莲心站在屋外,听得清楚,突然意识到什么,心里一紧,紧张地问,“可是吵到夫人了?我这就把她们赶走。”
“没事,”晏枝懒得理会,想着梅花却是心痒难耐,再三挣扎,还是觉得宅在屋里憋得慌,自暴自弃地“啧”了一声,对莲心说,“备件遮风的大氅,我想出去走走。”
“哎!”莲心办事利落很快给晏枝打扮妥当。
少女今日依然没上妆,一张素净的脸几乎被大氅藏住,她双手抄在袖里,拢着汤婆子,在莲心的搀扶下出了小院。
“糟了,大夫人出来了。”
“快走。”
“你们等等我呀。”
院外的几个丫鬟见状,顾不得刚采好的梅花,提着裙子急匆匆地走了;偷偷赏梅的小厮也低声骂了一句“晦气”,掉头就跑。
一瞬间,人散了个精光。
晏枝没听见他们说了什么,但看见这副光景就知道自己肯定是惹人嫌了。
她撇了撇嘴,没当回事,说:“莲心,找个避风的地方。”
“这边有条长廊,既挡风又能看到梅花,我带夫人走这边。”莲心贴心地说。
“好。”毛绒绒的大氅帽沿下露出少女一双乌黑的眼,她四下欣赏着早春的美景,这还是穿进书里头一回出来逛逛,穆府里的人虽然讨厌,但风景委实不错。
不知不觉,两人走出了很远。
北都气候和她那个时代的北京很像,早春依然很冷,时不时还要下场小雪,细雪里带着要刮破人脸皮的刺骨寒风,可街头巷尾却悄然开出了一簇簇梅花,丝毫不愿屈服于寒冷的天气。
就在这时,晏枝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莲心疑惑地顺着晏枝震惊的目光看过去,看到不远处一个趴在墙头,正努力伸长了手够向梅花枝的瘦小身影。

小说资源推荐

穿成男配的恶毒***精彩评论,蛮好看的,作者文笔成熟,人物对白不幼稚,人物性格鲜明,有想继续看文的欲望。

点击免费阅读穿成男配的恶毒***全部章节!

晏枝穆亭渊小说仅代表穿成男配的恶毒***作者观点,不代表小宇文学导读网立场。

热门小说推荐

热门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小宇文学导读网

声明 | 小宇文学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